Blog Archives

遊客景觀 (Touristscapes)

2012年開學後的第一個連續假期,春雨綿綿,再次走訪花蓮光復糖廠。七棟員工宿舍已全換成「日式木屋旅館」,有庭院、矮籬、紙門窗、榻榻米、檜木桶,幸運的,可能還奉送遊客一顆仍開滿紅花的櫻花樹實景,轉型的觀光糖廠,賣冰品、台糖相關農產伴手禮和「記憶/歷史/文化/生活體驗」。

園區內文物館稀稀疏疏的遊客,走馬看花,很快就離開。當然更有「看不看文物沒關係,反正都一樣」視而不見的「死」觀光客。然而,冰店窗口排隊消費的隊伍沒斷過,「各式冰品,一直是花蓮糖廠,最主要吸引遊客的賣點。來糖廠,當然要吃冰!」導遊這麼說,親友也如此推薦,遊客絶對不錯過。於是,糖廠一批批的遊客,一下遊覽車,上完廁所,即使在乍暖還寒的低温溼雨天,還是有人,手上拿著冰品,或坐或站,邊走邊吃,又說又笑的吃了起來。這樣的遊客景觀,在台灣各大景點,隨處可見。

幾年來從事觀光的教學和研究,我的田野觀察和訪談的資料,也都說明花蓮糖業的殖民生產歷史和命名的移轉變遷,從來不是遊客對此地景的旅遊敘事和興趣,很少曾來訪過光復糖廠的遊客能帶著和糖廠相關的歷史故事回家。「吃冰」,往往才是許多遊客停留糖廠的主因,而特殊口味及因在地食材而製成的冰淇淋嚐鮮體驗 (embodiment),賦予旅客對「光復糖廠」這個空間,認知的意義和地方的想像與旅遊的記憶。

除了飲食景觀,拿著相機在各處獵景,駐足拍照,收集凝視影像的觀光客,分散在商品街、創意工坊和人工景點,擺pose,按相機,嬉笑打鬧,展演遊客消費商品和收集景點影像的「特權」。到處吃、不斷買、猛拍照的遊客行為,形塑出台灣特殊的遊客景觀(touristscape)。來台灣自助旅行的法國友人說:「光看那些遊客搔首弄姿,嘟嘴翹臀,討論如何拍照,就是一種台灣奇觀(spectacle)」。「遊客景觀」成了他凝視台灣的旅遊景點。我們要國際友人,永遠這樣看台灣嗎?

近日,鹿港的元宵燈會才結束,人潮散去,但許多古蹟因為裝飾燈具,牆面留下許多釘孔,主燈區的鹿港體育館PU跑道,也為了配合活動的進行,遭到破壞,雖然這些空間亂象,不是遊客行為所致,但是大型觀光節慶活動或因連假旅遊所預期的塞車、垃圾和高峰的人潮,對在地居民的干擾都和遊客景觀的建構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

這幾天,台七甲線道路壅塞,即使實施車流管制,武陵農場還是擠爆了要去賞櫻的遊客。人擠人,再令人讚歎吸睛的觀光景點,寸步難行,都不算優質的旅遊環境;壯麗浪漫群花盛開的櫻景,要有親自然的閒情逸致,加上美好的心情,才會看出一道道令人動容驚豔的觀光地景。美景人人愛,除了吃吃喝喝、拍照購物外,讓我們都來做上旅遊景點上的「有心眼」的過客,帶著心出遊,不做只會追「熱點」(hot spot) 拿著相機猛按快門,只收集影象,沒看見文化、歴史與美感的「死」觀光客。

台灣一直努力推展觀光和文創產業,常常忘了人才是主體。觀光教育的推動,不只是從事服務人員的培育與專業訓練,在地遊客對旅行觀念和休閒行為的實踐,常常也是其他遊客凝視的景觀。如果我們把旅遊觀念和態度調整了,台灣的遊客景觀,結合好山好水,該是一片令人流連忘返美麗的風景。

2 Comments

March 6, 2012 · 10:14 p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