飲食文化

我問做生意的朋友,在台灣什麼錢好賺。朋友說:「不怕辛苦,做吃的一定會賺」。也難怪在每個觀光景點,除了名產紀念品外,一定有餐廳、飯館、美食小鋪,還有蚵仔煎、葱油餅、臭豆腐,和大腸包小腸。

在高高的山頂上,賞白雪喝滾燙冒煙的熱熱貢丸湯,一點都不稀奇。自稱熱愛「自然」的爬山健行客,把山徑圍起來,公地成私地,煮水泡茶,野炊兼唱卡拉OK,硬把野地自然,家居化,廚房用品,應有俱全,「大家逗陣來泡茶」,如此佔地為王,破壞自然景觀,大概是台灣特有的登山飲食文化。

坐公共交通工具,火車上,最常看到的仍是食物。零食、飲料、便當,還有名產,太陽餅、鳳梨酥、花蓮薯和雷古多,還是和吃有關。

在大陸旅行時,總看到有人抱著大西瓜,趕火車,車廂裡到處是飄著「康師傅」的各式泡麵香,隨時有人在吃,為自己加熱水,續沖一葉葉飄在玻璃瓶的茶水。茶水間,熱水沒了,旅客要生氣、抱怨的。看了好幾次的爭執,都因為空水桶。

內地的朋友說:「要吃吃喝喝,才像出遠門嘛」。「民以食為天」,「呷飯皇帝大」,千年不變,不論民主與共產。兩地政治迴異,對吃的重視,不分上下。

台灣的小籠包進駐上海,價格是台灣的2-3倍。上海人,擠破頭,排長龍,還是要吃吃台灣來的小籠包。前幾年,台灣人,搶購葡式蛋塔的盛況,絕不輸小籠包。報紙上說有人為了一盒蛋塔,大打出手,博命演出,這樣的蛋塔,會不會更可口?

現在想吃萬巒豬脚,不一定要開車到屏東。東海的雞爪凍,郵購宅配也能到家。這的確是個流動的時代,也是個不動的時代。網路購物,讓人不必出門,就能滿足口腹之慾,這是科技的神奇。

台灣500公尺就有一家便利商店的現象,更讓人覺得嘖嘖稱奇,佩服不已。公路省道旁,一間間便利商店,比鄰而開。在不同的便利商店,賣得最好的還是食物和飲料。曾經一顆小小的茶葉蛋,讓一家面臨經濟危機的便利商店,起死回生。我們的便利飲食文化,始作俑的日本人,也望塵莫及吧?

現在,過年,更可以在便利商店訂年夜飯,宅配到家,讓不想大費周章,或沒有時間下廚的人,也能輕鬆過個「便利年」。的確方便省事,不過每回看到這樣的「年味」海報,總要想起阿嬤上代的生活方式和媽媽純手工製造的年菜佳餚。不禁要問,這樣「便利」的年,如何記憶?節慶與食物如何串連?

我不吃麥當勞和漢堡王,也不喝星巴克咖啡。飲食要多元,經濟卻不能獨斷。這是我反全球資本主義的日常生活飲食實踐。然而,速食文化,卻有我很多學生的成長記憶。他們在麥當勞做功課,閒扯淡,打屁聊天,消磨他們青澀的歲月。大學生到星巴克等人約會,談情說愛。漢堡、咖啡是不是舶來品,外來文化,這些源自西方的食物,已成了他們日常生活的飲食文化之一。

台灣社會不斷在變化,從飲食文化,就可看出端倪。你嚐出不同在地和全球的味道嗎?

Advertisements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Eating Culture, Society & Culture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