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 & John & a Book Called-The Tourist Gaze

原本這是為指導教授John Urry’s The Tourist Gaze (2002)中文譯版寫的導讀,過了兩三個月,編者覺得很personal,現在重讀,的確蠻「自己」的,編者也把我最後一段對本書的意見標了起來。我也沒反對,導讀和書評不同,重點要談書的內容,而不是批判。

我決定將他們刪除,recycle放到布落格裡,給想知道我如何和「師公」結緣及當初我如何從文學與英語教學,轉換到觀光社會學的「愛恨情愁」。以下這就是編者用黄色標出的前後兩段文字,我刪除的文字,雖然很個人,卻也表達我個人的對台灣觀光發展與研究的一些關懷。

1998年我已經一個人自助旅行三十多個國家,利用四個月的寒暑假,花光七年多教書的薪水,學習當遊客,展演台灣單身女子另類的「現代性」。來來往往,東方西方,旅行是生活,生活也是旅行,在移動的離與返,我在觀看也被觀看。在洞見與不見中,對觀光旅遊有體現經驗 (embodied experiences),也有許多的觀察與反思。

不斷問自己,做為一個女性背包客(backpacker),觀光旅行的現代意義到底是什麼?「台客」—台灣遊客為什麼總是成群成隊,呼朋喚友的「逗陣」出遊,買名產拍照的消費地景比接觸異文化的深度理解更重要?那一群群到西方英語國家想要增進英文能力,體驗當地文化的遊留團(Study Tour),為什麼老是抱怨英國老師「奇怪的」口音,善變的天氣和冰冷的三明治? 語言、天候和食物不正是體驗異文化最直接的方式嗎?我有不少困惑,想找答案。

John Urry’s The Tourist Gaze的第一次接觸,是在靜宜大學的蓋夏圖書館。那時,我已決定轉換跑道,重新當學生,繼續讀書。我在開放書庫中,試圖找出進修博士研究的方向。在一堆堆的觀光經營管理的書籍與文獻,書,拿起又放下,總不對味。找到The Tourist Gaze (1990)一書,我迫不及待,一口氣把序論和第一章讀完,欣喜不已,原來早已有學者用社會學的角度來理解和詮釋觀光的現象與其多重特質與意義。「遊客凝視」,讓我看到觀光研究其它的可能性,也為我生涯規劃找到確實的出路與方向。

不可否認的,Urry的「遊客凝視」仍是以西方社會為主體的觀光社會學論述,在援引西方理論,移植挪用的運用過程,更需要考慮其適切性,如何在理論的運用放入台灣或是亞洲的在地觀點,是需要謹慎處理的課題。在理論架構之外,台灣觀光旅遊文化的本土脈絡與發展重點(如原住民觀光與社區總體營造的盛行)的特殊性,需要在地視角的經驗研究與論述能力,方能在眾聲喧嘩的國際學術,建構屬於「台灣凝視」的知識體系,跳脫邊緣位置,以期和西方學術,相互「觀照」,開展對話,除了可以和國際學術接軌,對觀光研究和社會變遷的在地化特性也能提供更多的思考和研究的可能。

「觀光客的凝視」,葉浩翻譯,我的導讀標題是「凝視、移動和現代性」,少少的文章,大約二千字左右,敬請期待,書林出版。

Advertisements

3 Comments

Filed under Tourism

3 responses to “Me & John & a Book Called-The Tourist Gaze

  1. wind

    何時出版請老師通知一下了

  2. TINA

    老師 請問一下可以買的到了嗎

  3. yuchun

    書已經出來囉
    我已經買到了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