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類田野與觀光教育

這麼多年來旅行和出國唸書的結果,除了累積的文化資本,最大的收獲便是散在世界各地情誼的社會資本,這些用時間歲月和人情,建構出來的網絡,尚未能轉化如法國社會學者布爾廸厄(Pierre Bourdieu)所說的經濟資本。但人來人往,越界藩離,彼此互訪的文化交流經驗,無處不是「家」的便利自在與經濟效益,其實就是多元資本的實踐。

近年來,一直在享受多元資本的回收「利潤」,我常有機會到朋友的家做客。寒暑長期旅行時,住膩了青年旅宿(YH),民宿,B & B,和Motel,打個電話,寄個email,告訴友人,行到貴寶地,總有歇脚休息的地方,這些朋友的家,提供我再出發的體力補給站。

我一個人住的家也常常成為許多出外人暫時的家。我人在的時候,熱情接待客人,不在家時,家也開放給有需求的的遠親近鄰—家人親戚朋友同事和他們相關親屬,來來去去。

來花蓮兩年半,住過新世紀的家,除了親朋好友外,還有被斷電斷水的近鄰,等待搬進租屋的美國同事,從日本來台做研究發表論文的博士生,來台灣講學的澳洲學者,喜歡自然騎自行車賞鳥的英國心理醫生,離台前專門來花蓮渡假的法國人,昔日教過的學生,還有環遊世界兩年要省旅費的以色列背包客。當然,有朋自遠方,專門飛來台灣看我的親愛友人,每年都有。這些訪客,讓我的日常生活,增添情趣,也讓我有機會一起再看台灣,重遊寶島。

上述把他者(Other)的「家」當成自己「家」的經驗,在已形成的休閒社會,是個普遍的移動旅遊現象。時空壓縮,我們都有機會到親友甚至遠方陌生人家「做客」,更常常因為一通電話,來了不速之客,頓時,成了「接待家庭」。

只是如何做個「好」客人,甚至受歡迎的客人?家裡有客人時,又如何待客,做個稱職的主人?可有「禮/理」依尋?客隨主便?主隨客便?如何自在卻不隨便?記得古時候有「禮記」,讀國高中時,教室前左右各貼有一張大大的「國民生活需知禮儀守則」和「青年守則」。汗顏的是,禮記真的沒翻過,「青年守則」還可以背上幾條,「禮儀守則」寫些什麼,完全不記得了!

還好從累積的接/待客經驗和實際旅行田野觀察得知,賓主盡歡,是藝術,也是學問。主/客的概念,有文化差異,也因為生活習慣和個性有所不同。台灣的「來者是客」文化,把客人當「皇帝」,常令老外覺得熱情有餘,有時卻無法消受;而不明白歐美講求自主獨立的個人主義文化,常令住在接待家庭的「台客」—台灣遊客,不知所措;太客氣的客人讓人覺得見外,反倒生疏;沒有入「家」隨俗的客人,不免「白目」,不諳因時制宜的道理。然而,主導性過強的主人,「霸氣」難免削弱其待客熱情;過渡「放牛吃草」的主人,也讓客人覺得「冷淡」,禮貌/服務不夠週到。

在觀光休閒推展與文化經營管理上我們似乎很少注意,除了人以外,文化在觀光遊憩的重要性。尊重文化差異,強調個別需求,行禮如儀,做為主/客互動的行銷賣點,才是永續文化。學術談文化多樣的永續經營研究,好像也沒人做這方面的探討。觀光事業經營,除了旅館、民宿、露營地、休旅車,有機農場、餐廳、飯店、不同硬體類型「遊客的家」興建、基本需求的滿足與銷售外,做個好客人與好主人「賓主盡歡」素養的培育、生態知識和環境永續的身體實踐,是我覺得目前台灣發展觀光展業所缺乏的教育,也是一個觀光社會學者「在家做田野」的另類思考。

Advertisements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Issues, Tourism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