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文化研究教學營

以下是為了參加2006年初大專教師文化研究教學營甄選所寫的動機和期望,交給主辦的中央大學和文化研究學會,我錄選了,也如期參與教學營,認識一些有意思的人,也把一些議題與教材,運用到教學上。現在把自我辯白式的書寫放到部落格,或許也能讓大家對我更認識。

1991靜宜外研所畢業在專科教了八年的英語語言課程,人空了、腦袋也僵了。選擇改變,1999的秋天,打包到英國讀書。選擇Lancaster是因為John Urry Tourist Gaze Consuming Places,及那一群Women’s Studies的老師。從文學跨到社會學,從文學文本到社會文本,不變的研究興趣仍是所謂的「文化」—跨文化的邂逅、理解、消費與再現。我用自己最感興趣的觀光旅遊做為研究主題,「玩」得十分盡興。

2003秋天拿著社會學博士回到台灣。仍覺得自己是台灣社會學界的門外漢。參與觀光旅遊的研討論會,他們用數字講話,不談社會現象也缺乏對台灣觀光發展的反思與批判。我把觀光社會學列為自己的學術專才,遊走在台灣這兩門學術領域,仍是outsider,有種不得其門而入的不安與挫敗。

2004年初參加 By Culture 的文化研究年會,不安的心才平緩下來。更因為看到多面向的研究主題與方法的運用,我的心雀躍著。從英國回國後,第一回對自己研究有興趣的是中山大學英美文學系所。我看到一個我熟知系所的轉變及學者對當代社會文化議題的關懷。台灣的文化研究是充滿希望的,我如此相信。是因為這樣的理念,我回絕英國大學的教職缺,「根」留台灣。我想用文化研究的面向來談台灣觀光旅遊的現代性與文化消費;另一種「東方主義」的反轉與台灣研究的建構。

2004秋天來到東華民族文化學系任教。在這樣跨領域與多元文化的系所教書,的確是我的 dream job。花蓮是淨土,每天騎單車上課,藍天綠水,群山圍繞,是極大的幸福。第一年時間全用來備課,星期五、六的授課時間,切斷參加多數台灣本土舉行的研討會機會。花蓮邊陲後山的封閉與局限是無法否認的事實;這一年我和台灣的學術界沒有連線。

2005在東華第二年教書,不再是新進教師,終於有時間與機會走出後山,和「中心」對話。此次參與文化研究教學研習營之期許分為以下三項:

(1) 教學經驗的交換與學習 (2)學術研究的拓展與分享 (3)社會資本的建構與連結。

後記: 第三年在東華,仍是忙碌,寫了一篇和「花蓮學」相關論述的會議論文,算是對在地區域文化研究的起步。

Advertisements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Teaching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