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業典禮

星期五晚上,看完金穗獎影片,雨仍稀哩嘩啦下個不停。在雨中,回新世紀的路上,仍注意到志學門對面,多了一攤花店。星期六東華畢業典禮,生意人,搶生機,錯過了,只好明年再來。

鮮花,一朵朵或一大捧,成了畢業典禮的「送禮儀式」。學弟妹、親朋好友,花語寄情,為這樣歡欣的氣氛,錦上又添花。也有感恩的學生,不忘給師長獻上一把美麗的花束,既貼心又動人。

畢業不留白,捕捉生命中重要的一刻,比科技,更要比人氣。相機、攝影機,按個不停。畢業生是主角,老師充當活動佈景,有時5、6個相機一起來,照完一個又一個。原來兩人合照,一下又擠進一堆人,亂成一團,搶鏡頭,打打鬧鬧,嘻嘻哈哈,這是典型畢業典禮的「影像儀式」。

奇怪的是,相機多了,看到「真正」的相片,反而更少,大半都是電子檔,有時,還得上網才看得到相片,名副其實,科技時代的疏離。這樣的畢業照,留下多少回憶?

畢業典禮,學生的「成長儀式」 (rite of passage),畢業服是必要的行頭與身份象徵。雖然能穿上學士服的人,在台灣愈來愈「普遍」,對全家或是全村第一個大學畢業生而言,這件「平凡」的「黑袍」畢業服,仍有其與眾不同的特殊意義。在原住民學院,這樣的感受,尤其深刻。

學歷愈高,「道袍」愈有顏有色。碩士服上的披肩滾邊,各代表不同系所的顏色,一目了然。只是能弄清楚什麼顏色是什麼學院的人,我想不太多。至於師長的博士「道袍」展演,就更有看頭。文理工商學院,除了系所,更分不同的國家畢業傳統。台灣走的是「美式風」,除了和大半老師是在美國拿的學位外,更說明台灣教育系統一直是跟在美國的文化「羽翼」下發展。

去年借來了英國蘭卡斯特(Lancaster)校友紅灰兩色的博士服,引來不少注意。有人說像哈利波特。今年穿上具有布農族文化元素的服裝,除了反映原住民族文化的時代意義,也有巔覆西方傳統服制規範的意味。期待,明年畢業典禮上,原住民學院師生,除了有自己的學院外,也有展現原住民族服飾文化的「畢業禮服」。

當然,畢業典禮,少不了「典禮儀式」。國歌、校長致詞、頒發畢業證書、成績優良或有特殊表現者更可以上台領獎,成為典禮焦點。今年東華,讓畢業生從東華橋走進大草坪會場,沿途接受大家恭禧與祝福。新創意,可惜仍缺乏辦慶典的熱鬧與溫馨氣氛。還是很樣本,很制式,沒有生趣和活力。

難道這就是東華的基調?可不可「放輕鬆」?把畢業典禮辦得很嘉年華?讓遠到而來的家長,留在花蓮歡渡週未,也把志學的居民請來觀禮,和東華一起同樂?如果把畢業典禮,觀光化,是不是也是文化產業的振興當地本土經濟?看畢業典禮,也可以買花蓮名產帶回家。太魯閣國家公園,都可以聽交響樂;東華綠草地上,來場露天演唱會,大家逗陣唱歌跳舞,外加原汁原味的風味餐,這樣的畢業典禮會不會比較好玩又難忘?

Advertisements

1 Comment

Filed under Opinion

One response to “畢業典禮

  1. 學祈

    學歷愈高,「道袍」愈有顏有色
    這兩句我喜歡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